部队遇到一个难题,此人挺身而出,为部队立下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1948年11月上旬,中原野战军第三纵队将安徽宿县县城团团围住,计划一举攻歼驻守城内的国民党第25军148师及地方武装。 宿县县城不但历史久远,在军事上也是一座具有重要意义的交通

1948年11月上旬,中原野战军第三纵队将安徽宿县县城团团围住,计划一举攻歼驻守城内的国民党第25军148师及地方武装。

宿县县城不但历史久远,在军事上也是一座具有重要意义的交通要冲。日寇和蒋军先后进驻该城,对城内外的防御工事进行了多次整修和改造,形成了一套坚固的防御工程体系。当时驻守此城的共有国民党正规军队和地方武装超过10000人。

11月13日晚,25团率先打响了攻城战斗,担负主攻县城西门的是9旅25团3营,营长毛效义,教导员周文铭。

17时30分,毛效义、周文铭率全营向城外西关的守敌发起猛烈进攻。守城之敌被解放军的气势震慑,只是稍作抵抗便慌忙溜进城内。锐不可当的3营迅即将西关占领,该营7连占领了紧靠护城河的阵地,准备伺机突入城中。

敌人凭借坚固的城防,一时难以攻下,解放军3营便依托西关一带的民居建筑,展开了紧张有序的土工作业,很快就把部队隐蔽在重重房舍之中。

在接下来的两天两夜中,敌军对解放军施以密集的覆盖射击,但收效甚微,解放军伤亡极少。针对这一情况,毛效义、周文铭命令营部和各连排均开设观察所,对敌军进行细致的战前侦察。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尽可能减少部队伤亡,一举摧毁敌军。

一天深夜,毛效义和教导员周文铭、副营长武银河还在研究突破口的选择问题,这是关系作战全局的关键,搞得不好,就会增大伤亡,甚至影响任务的完成。

最终他们决定,把瓮城这个西门城楼前的突击部分作为第一突破口。此处虽然敌军部署了较强火力,工事也很坚固,但只要此处被突破,则敌之整个防御体系就将崩溃。这是一个险招,但也是一个奇招。

不过,要做到这一点,还有个难题,那就是需要护城河上架起一座桥,作为全营突击的通道。但是,河水到底有多深?选在什么地方架桥比较理想?这绝不能仅凭主动臆断,在找不到任何图纸资料的情况下,只剩下唯一的办法,那就是派人去进行实地侦察。一个小时前,7连已经接受了这个探察护城河的任务,但是目前尚无消息。

7连究竟是派谁去执行这个探河任务的呢?这么寒冷的天气,下水就会把人冻僵,真有人能顺利完成这个极其艰巨的任务吗?

23点50分了,毛效义、周文铭、武银河三人仍在为探河一事而愁眉不展、大伤脑筋时,忽然听到屋外传来敲门声。

开门一看,7连连长冯金昌带着一个人进来了,一进门就高兴地说:“营长!探河成功了!就是他去的,让他来汇报吧!”

毛效义一看,原来是7连2排机枪班班长杨功礼。他全身上下都湿淋淋的,顺着裤脚在往下淌水,全身不停地哆嗦。不用问,杨功礼肯定是刚从护城河里爬上来,就跑来汇报了。

寒冬时节,血肉之躯如何受得了呢!毛效义忍不住批评道:“老冯!干嘛不让老杨先换衣服,休息一下呢?”

冯金昌说:“他不肯换,怕耽误了时间。”

武银河赶紧倒了一碗热水,说:“老杨,先喝碗热水暖暖身子。”

周文铭脱下大衣说:“把湿衣服换下来再汇报。”

杨功礼本是一名国民党士兵,在1947年的鲁西南羊山战役中加入解放军,成了一名解放战士。他出生于渔民家庭,精通水性,参加解放军以后作战一直非常勇敢。

冯金昌接受探河任务后,回去跟战士们一说,杨功礼就自告奋勇主动请战。冯金昌问他带几个人,杨功礼表示人多易暴露目标,要求独自下水侦察。

冯金昌亲自陪同他,从西城南边敌人守备较为薄弱之处,匍匐前进,悄然爬到河边。杨功礼神不知鬼不觉下了水,冯金昌则隐藏在岸边,以备随时接应他。

杨功礼不慌不忙,依靠过硬的水性,利用夜色作掩护,尽量在水下潜行,好一会才露出头来换一口气,并且竭尽全力控制划水的声音,慢慢地潜到西城门的桥下。他镇定自若,探察河水深浅,测量桥的宽度、长度,确定桥基位置和桥板尺寸……直到把所有需要掌握的情况都弄得明明白白,才悄然返回岸边,拉着冯金昌径直来向营首长汇报。

杨功礼侦察到的情况是:河水最深处没顶,最浅处齐胸,越靠近桥基河水就越深,桥下有3米多深的水。桥基是青石块垒成,非常坚固,有两个桥孔,每个孔4米多。靠近解放军一方的桥孔已经被烧毁了。

杨功礼虽然浑身还在发抖,嘴唇也冻得一片乌青,却说得很完整很清晰,大喜过望的毛效义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老杨啊!你挺身而出,主动请战,只身一人完成侦察任务,太了不起了,谢谢你呀!”

周文铭也激动地说:“你快去休息吧!这次营里一定要给你请功。”

杨功礼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是渔民出身,干点这个不算什么的。”

杨功礼只身深夜探河的事迹,很多就在全营传开了,指战员都说3营出了一位“浪里白条”,不少解放军官兵在此后多年都记得这位水性极好的战友。

第二天,毛效义、周文铭率领全营按照既定的作战计划,顺利凭借护城河上搭起的桥,从瓮城处一举突击宿县西门,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可以说,此战能获胜,杨功礼只身探河功不可没。

然而,非常不幸也让毛效义、周文铭等人多年后仍深深抱憾的是,攻城战斗打响之后,杨功礼却在搭桥作战,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头部,当场壮烈牺牲。这位探河英雄不但无缘见证一年后新中国的成立,也没能看到宿县战役的胜利,甚至无法领取军功章,但人民将永远铭记杨功礼,以及跟他一样为解放人民、建立新中国而献出宝贵生命的无数先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6-12 11:43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