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重科陷质量官司 需求遇冷加剧信用风险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中联重科近日公告称,将实现对欧洲混凝土机械巨头CIFA的完全控股。不过,就在海外市场开疆破土之时,中联重科在国内却陷入了多起质量诉讼的泥潭。 5日,经济导报记者从上海至圣

  中联重科近日公告称,将实现对欧洲混凝土机械巨头CIFA的完全控股。不过,就在海外市场开疆破土之时,中联重科在国内却陷入了多起质量诉讼的泥潭。

  5日,经济导报记者从上海至圣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至圣)获悉,该公司已将中联重科告上法院,

  质疑其生产的中联牌QUY1000履带起重机存在质量缺陷,索赔约2000万元。上述设备在2011年10月华锐风电项目施工中发生吊装设备倾倒事故,造成5死1伤。

  宏源证券分析师于军华认为,工程机械行业诉讼多发,主因是需求市场冷清而引发的信用风险,买卖双方都想转嫁风险。

官方结论遭质疑

  出事之前,双方曾有过短暂的蜜月期。QUY1000是中联重科首台千吨级履带起重机,上海至圣以5400万元的价格购买,并于2011年3月付清首笔1000万元货款后使用。作为首个用户,上海至圣还于当年5月参加了中联重科召开的盛大交车仪式。根据约定,中联重科将为上海至圣提供长达8个月的试验调试期。

  就在调试期临近尾声的2011年10月10日,上海至圣参与了华锐风电项目风电机组的吊装。谁知在吊装过程中,吊臂发生断裂,起重机倾覆,造成5死1伤的事故。

  甘肃省酒泉市政府发布的调查结果认定,这是一起发生在作业场所、作业期间,由作业人员违章操作引发的较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起重机倾覆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路基板倾斜度超标,导致吊臂倾斜,在起吊过程中产生侧向屈曲变形。在累积损失的情况下,当回转操作时,受回转惯性载荷影响,瞬间侧向载荷超出起重机主要受力构件的强度极限,吊臂根部断裂,导致倾覆。

  不过,上海至圣对这份事故责任认定并不买账。其代理律师傅莲芳表示,事故报告根据路基箱与地面倾斜度为13/1000认为路基板倾斜度超标,而事实上,起吊时,站位点车载水平仪显示起重机完全处于水平状态。

  傅莲芳还认为,调查报告认定起重机吊装时斜拉的结论也失实。第一次试吊时,发现机舱、起重机及配重不在同一铅垂面后,司机及时停止作业并进行了处理,避免了歪拉斜吊。第二次起吊后,司机在起重机仪表显示正常的情况下进行起吊,没有出现斜拉情况。

  一年多过去了,设备目前还堆放在工地。上海至圣总经理黄茵告诉导报记者,事故发生时,她就在作业现场,中联重科的两名技术人员、业主方和施工方都在现场陪同。

  中联重科回应称,对于1010事故原因,酒泉市政府组织成立的调查组和专家组均提交了事故调查报告和技术分析报告,酒泉市安监局依照法定程序作出处理并组织了听证,涉事单位当时均签字认可。

机构报告称主臂焊缝未焊透

  中联重科认为事故与中联重科起重机质量无关,依据的正是官方的事故责任认定报告。中联重科还称,上海至圣的诉讼不能改变对1010事故属于安全责任事故的定性。

  千吨级起重机被国内工程机械行业视为标杆性产品,此次断裂的QUY1000正是此级别,显然谁都不想把拳头产品与质量缺陷扯上关系。但是,如果上海至圣能够通过行政诉讼推翻此前官方对事故责任认定的结论,那么中联重科就难逃干系。起重机质量是否存在缺陷将成为判决关键。

  傅莲芳称,事故调查组对起重机质量问题的调查仅局限在主臂主弦杆材料是否存在金属材料缺陷的事实上,并据此排除了起重机可能存在质量问题。但作为重大设备,起重机不光是材料和零件的单体合格问题,工艺、设计均是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权威机构的测定结果,事故起重机主臂断裂处的焊缝未焊透。傅莲芳还向导报记者出具了中冶集团建筑研究总院焊接研究所的《QUY1000履带起重机基节主臂断裂处焊缝质量情况》报告,显示起重机断裂处焊缝存在多处未焊透及夹渣缺陷。

  黄茵认为,当天是QUY1000起重机第二次使用,首次从事塔式工况作业,且距离其实际交付才半年,还在三包服务期限内。该设备是中联重科初次研发的精密特种设备,在设计、制造及工艺等方面都明显存在不足,中联重科应该对该缺陷造成的巨额损失负责。

三起官司案中案

  事故发生前,中联公司标示的事故起重机的起重能力超过了国内外的所有同类型起重机,事故发生后,中联公司主动降低了其起重能力。傅莲芳认为,事故起重机产品质量明显不符合《产品质量法》的规定。鉴于起重机存在严重的质量缺陷,上海至圣多次发函要求退回起重机,返还已支付的合同款及赔偿损失,但是中联重科未予理会。

  于是,上海至圣于2012年10月在长沙中院向中联重科提起了产品责任民事诉讼,同时向酒泉中院提起针对酒泉安监局依据事故调查报告作出行政处罚的行政诉讼。行政诉讼已由甘肃省高院指定甘肃省张掖中院审理;民事诉讼在长沙中院立案两个月后,又于去年12月31日突然裁定由岳麓区法院管辖,目前黄茵正着手提起管辖异议。

  长沙中院之所以将案件判给岳麓区法院管辖,一个重要原因是中联重科已经在岳麓区法院起诉了上海至圣,原因是其没有按期交付出事设备的第二批款项。

  傅莲芳告诉导报记者,已经听说了诉讼,但还没有收到起诉材料。如果产品有缺陷,她们可以要求退货。就在昨(6)日,上海至圣已就管辖权裁定提出上诉,不同意两起案件合并受理。

  6日,导报记者多次致电中联重科外联部、投资者关系部和起重机分公司,均无人接听。截至发稿时,中联重科也未就上海至圣的最新表态发布公告。

市场冷多发纠纷

  近年来,工程机械行业因质量问题导致的诉讼官司呈现多发态势。本报此前曾多次报道中联重科济南断裂门车主的诉讼,至今仍悬而未决。此次又是上海用户的起诉。

  于军华表示,工程机械行业这几年一直采用银行按揭、融资租赁等信用销售模式,在行业高速增长期有利于提振企业业绩 ,但在市场低迷时,则可能会出现较大的信用风险。尤其是下游建筑市场资金一出问题,就会传导至整个链条,先是施工企业,然后就会传到生产厂商。

  慧聪工程机械网主编赵利祥告诉导报记者,市场形势好,用户忙着挣钱,会掩盖一些问题;一旦市场转冷,有些原本不突出的矛盾就会凸显出来。开工率上不去,挣不到钱,一些原本属于日常保养解决的问题也会牵扯进来。当然也有个别确实是设备本身存在问题,再加上不当操作,质量问题可能很快就显示出来。

  信用销售是目前市场最受欢迎的一种销售模式。赵利祥说,零首付的激进销售模式并不可取,应该规定最低首付,就像房地产销售一样。

  于军华表示,今年全国两会 之后,城镇化建设有望全面启动,届时工程机械市场有望迎来复苏,有些纠纷或许会随着市场转暖而冰释前嫌。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7-12 10:55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